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|RSS
国内 | 国际 | 公司 | 新闻 | 评论 | 人物 | 专题 |

近期观察重点在60日均线

2016-08-15  作者:采集侠  发表评论

想想这样两个结果:(8-3)÷(9-3)×100=83.33,(10.33-7)÷(11-7)×100=83.25。它们显示的是:由于波幅缩小——后式比前式缩小50%,买方需要花更大力气,把收盘价顶到距最高价更近地方,才能使后式的K值和前式一致——同样的83,前式是在收盘价等于最高价的88.89%情况下实现的,后式却需要等于最高价的93.91%。一方面,波幅缩小,本就说明买方能量已相对变小;另一方面,却需要花更大力气,把收盘价顶到距最高价更近的地方,如此,能量消耗会成倍增加。如果顶不到据最高价更近的地方

□金学伟

市场身在何处?它将去向何方?有没有这个能力?是我们分析判断市场的主要问题,也可说是全部问题。

“身在何处”解决的是观察部位。当市场处在有利于买方的价格部位,我们的考察重点在买入信号,反之亦然;当市场走势扑朔迷离,相关信号杂乱,没有一方可占压倒性优势时,它起到权衡作用,帮我们选择下注方向以及比例。

“去向何方”解决的是趋势问题。当趋势明朗、各方条件都有利趋势延续时,过早离场、进场都是不明智的,哪怕它已经很高或很低。由于市场常常会告诉我们它想去向何方,传统的分析理论在这方面的着力也最多、最齐全,所以它不大会成为大问题。

但“有没有这个能力”常常会成为大问题,我常说在分析预测系统之外,还要有一个观察判断系统,原因就在此。

来考察一个动量指标——慢速随机(SKDJ)。我相信,很多人听到这东西都会露出鄙夷色,但对一样东西的轻易否定往往掩盖了我们对它的无知。

慢速随机的起始公式是(收盘价-N周期内最低价)÷(N周期内最高价-N周期内最低价)×100。什么意思?1)K值高低取决于收盘价在单位时间内高低落差间的位置;2)由于一切价格运动归根到底是一种能量运动,所以K值高低、它的运行轨迹可以反映能量大小、强弱变化及现状。

想想这样两个结果:(8-3)÷(9-3)×100=83.33,(10.33-7)÷(11-7)×100=83.25。它们显示的是:由于波幅缩小——后式比前式缩小50%,买方需要花更大力气,把收盘价顶到距最高价更近地方,才能使后式的K值和前式一致——同样的83,前式是在收盘价等于最高价的88.89%情况下实现的,后式却需要等于最高价的93.91%。一方面,波幅缩小,本就说明买方能量已相对变小;另一方面,却需要花更大力气,把收盘价顶到距最高价更近的地方,如此,能量消耗会成倍增加。如果顶不到据最高价更近的地方,那就说明买方的能量因消耗过度,已经不济。此时,就会在SKDJ上显示出顶背离。大多数大的转折都会出现在顶背离或底背离之后,原因就在于此。

但从上式也可看到:只要收盘价始终能顶到距最高价更近的地方,哪怕波幅在不断收缩,顶背离也不会出现;反过来,只要收盘价始终能顶到距最低价更近的地方,哪怕波幅在不断变小,底背离也不会出现。但如此一来,消耗的能量会更大,一旦扭过来,就会出现普里戈金说的“能量在两个自由度之间的大规模转移”。所以就有了第二种情况:K值在极度超买超卖区一步步顽强地稳步推进,然后突然间,或悄然间,弹簧压不紧了、松开了,猛烈的转势开始了。

我们面对的是两个“世界”:一个是非决定论的、自组织的世界;一个是决定论的、经典的动力学世界。当系统来到临界时刻,走过一个分叉点,进入下一条道路后,决定论就可以起到很大作用。在这下一条道路中,“系统的未来有赖于它的初始条件”。

现在可以回答:为什么2638点和2780点时,我们都“旗帜鲜明”地站在买方立场上,但一涉及上涨趋势和高度问题,却始终强调“它没有这个能力”,对所有牛市论、吃饭论、3600点前无阻力论都冷眼相向的原因了。因为所有较大级别的反弹(如果级别仅仅是指幅度),在其见底这一周,其周线慢速随机指标在上述两种情况中,都必居其一。而2638点这个低点,既没有上述第一个初始条件,又没有第二个初始条件,它根本是一锅夹生饭。

当然,这只是必要而非充分条件,能否出现大幅反弹,还要其它条件,但在这里,仅此一点就够了。

同样能构成“必要而非充分的”条件的还有金叉时间。诚如普里戈金言:“当系统来到分叉点时,通常意义上的大数定律被打破了,一个小小的涨落可以引起全新变动”。是的,我们需要一个小小的涨落引起的全新变动,而不是费尽周折、花九牛二虎之力才引起的变动,因为只有前者,才说明系统确确实实来到临界状态。由于分叉点和临界时刻是同一概念,所以,金叉出现的时间越早,对价格向上波动幅度的依赖性越小,这个临界时刻的成熟度越高,反之则越低。这就是为什么所有较大幅度的反弹,其周线上的KD金叉都会出现在包括最低价这一周的3周之内的原因。而2638点反弹,周线上的金叉出现在第4周。这说明2638点这个底不是能量跨过临界点的自组织结果,而是由其他因素促成的,比如短时间跌得过多,一步就穿越了几条重要均线和平衡点,甚至不排除有我们不可知的强力干预因素。

一项工具好坏,不取决它是高大上还是低小下,而是取决于我们的指导思想。最高哲学层面的思维有误,龙种也只能孵出跳蚤。反之,像SKDJ这种钟摆型工具,换一种思想理论体系,它就超出了它的设计思想,具有了完全不同含义。

从“永恒、普适、唯一,就像上帝自身”的牛顿,到“上帝不掷骰子”的爱因斯坦,再到“存在着统一的宇宙终极公式(统一场论)”的霍金,我们受过的每一种熏陶、每一种教育,学过的每一种理论,都或多或少来自于那个视决定论为唯一法则,视不确定为偶然的非常态、确定性为常态,世界的复杂性只是简单性的面纱的世界,它使我们更习惯于线性思维,习惯于“时间可逆”的由B到A的归因分析和“因为A,所以B”的因果推导。这当然都是需要的,但远远不够。我们还要学习新知识,接受新思想,研究新问题,建立新架构。如此,才能在这个确定性混沌的世界中取得更大的自由空间。至于大势,我想近期我们可以把重点放在60天均线上,它已平移了3个月,会打穿掉头,还是会继续向上,应该是我们近期的观察重点。

getDigg(23693);
(文章来源于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同意期观点或者描述,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)